<ins id="z269g"></ins>
          <ins id="z269g"><td id="z269g"></td></ins>
          <kbd id="z269g"></kbd>
        1. 全 優 職 業 培 訓 學 校 ?打 造 中 國 全 優 教 育 第 一 品 牌
          在職研究生學費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在職研究生學費 > 家庭教育指導師12月考試時間(什么時候報名)

          家庭教育指導師12月考試時間(什么時候報名)

          發布時間:2022-05-21 16:47:18 在職研究生學費 瀏覽次數:652

          施行五個月,案例集中三領域:家庭教育促進法處罰了家長,然后呢?

          2022年5月10日,廣州市某小學家庭教育宣傳周系列主題活動。 (視覺中國/圖)

          家庭教育促進法實施已近五個月。

          2022年5月1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發布涉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導工作情況及六起典型案例。自2022年1月1日家庭教育促進法(下稱“促進法”)正式施行以來,北京法院少年法庭先后在71件涉未成年人案件中開展了家庭教育指導工作。

          前述六起典型案例,分別是發出北京首份家庭教育令的張某某盜竊案,以及王某盜竊案、李某訴張某變更撫養關系糾紛案、李某離婚糾紛案、徐某猥褻兒童案、張某訴某公司網絡服務合同糾紛案。

          南方周末記者梳理公開信息、判決書,除西藏外,各地均有將促進法作為判決依據的案例,且案件基本集中在未成年人犯罪、離婚糾紛、撫養權變更這三個領域。

          促進法的一項重要立法原則是“社會協同”,以法律條文形式對社區居委會、村委會、中小學幼兒園、早教機構、醫療保健機構甚至圖書館、博物館等機構都提出了相關配套要求。公開信息顯示,各地也在進行一些社會協同方面的探索。

          有受訪者認為,推進家庭教育不單單是法律上的懲戒,對家長的指導培訓尤為必要,“再處罰家長還是不懂,那還能怎么處罰呢?”

           

          多地首份“教育令”

          全國人大法工委曾表示,家庭教育促進法的初衷是引導全社會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增進家庭幸福與社會和諧。

          促進法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在辦理案件過程中,發現未成年人存在嚴重不良行為或者實施犯罪行為,或者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監護人不正確實施家庭教育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根據情況對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予以訓誡,并可以責令其接受家庭教育指導。

          2022年1月6日,促進法施行后的全國第一份《家庭教育令》(下稱“教育令”)由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發出(詳見南方周末報道《“家事變國事”:首份家庭教育令發出,“依法帶娃”照進現實》)。

          那是一起撫養權變更糾紛。原告胡某與被告陳某協議離婚時約定女兒由陳某撫養,后陳某再婚,帶著女兒搬家,孩子兩個星期未能上學。胡某知曉后,通過找全托、請保姆的方式來履行對女兒的撫養與照顧義務,陳某則只在周末接送,胡某讓女兒與保姆單獨居住。結合原、被告雙方問題,當事人主觀意愿和撫養約定,法院判決陳某繼續履行監護責任,并對其失職行為依法予以糾正。

          4天后,內蒙古包頭市九原區人民法院少年法庭審理了一起未成年人盜竊案,其間發出自治區首份教育令。少年法庭在庭前調查時了解到,該案兩名未成年被告人平日的社交圈較復雜,父母疏于管教,未能及時發現并糾正,導致被告人屢教不改,先后參與實施盜竊十余次,造成多名被害人經濟損失一萬余元。

          廣東省首份教育令也在同日發出。據《南方日報》報道,江門市新會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涉尋釁滋事刑事案件中,兩名被告人及一名參與作案的未成年人(另案處理)在公園內實施欺凌,導致未成年的被害人面部和體表輕微傷;同時,兩未成年人存在無故夜不歸宿、交友不當、進出與之年齡身份不相符場所等不良行為。院方分別向作案人和被害人的監護人發出教育令。

          甘肅省首個教育令與故意傷害案有關。根據甘肅高院刊發的案件情況,在一起故意傷害案中,小明與小華發生爭執后相互廝打,小明持刀將小華致傷。法院了解了小明的成長環境,并向其父母詢問后發現,家長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存在簡單粗暴、方法單一、法律意識淡漠等問題,遂發出全省第一份教育令。

          在有的地區,首份教育令的背景是未成年人作為原告起訴監護人的撫養費糾紛案例。

          黑龍江哈爾濱市南崗區人民法院在審理一起原告多次與被告協商變更撫養費無果的訴訟時,發現被告因工作原因長期未與原告見面并疏于聯系,未盡足夠的生活保障和家庭教育責任,屬于“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責任”行為,遂發出教育令,裁定被告每兩周至少探視原告一次,關注其生理、心理狀況和情感需求,并與學校老師保持至少每周一次的聯系頻次。該教育令的有效期為1年,在失效前,原告本人或密切接觸原告的單位可根據實際情況向法院提出申請撤銷、變更或者延長。

           

          未成年人犯罪、離婚糾紛、撫養權變更

          南方周末記者梳理公開信息發現,各省市的教育令主要發自未成年人犯罪案、離婚糾紛案和撫養權變更案。

          山東省臨沂中院發布的三起涉及家庭教育與父母監護責任的案例,與虐待、隱私權和撫養費相關。在隱私權案中,三名初二學生拍攝并公開傳播某同學的隱私照片,造成惡劣影響。針對審理過程中發現的未成年人的父母未正確履行家庭監護職責行為,法院聯合檢察院發出家庭教育指導令。

          江蘇省蘇州市發布了八個典型案例,涵蓋撫養糾紛、人格糾紛、聚眾斗毆、離婚糾紛、遺棄、故意傷害、性侵和家暴。在離婚糾紛案中,女方唆使現年14歲的長子至男方的辦公場所燒毀文件、打砸等以示報復,蘇州中院向女方發出當地首份家庭教育指導令,開展了第一例家庭教育指導。

          浙江湖州一起撫養權爭奪案中,孩子教育是爭議焦點。法院于幾年前將二人的兒子判給男方撫養,當時,兒子已被女方帶到省外接受非正規的國學教育,中斷了義務教育,男方把兒子帶到湖州繼續接受義務教育后,女方繼續訴訟,要求變更撫養權,指出接受國學教育并無什么不妥,并指責男方喜歡打牌、對孩子疏于管教。按照法律規定,法院在征求孩子意愿后維持由男方撫養兒子的判決,同時發出家庭教育指導令,責令男方接受家庭教育指導,并自學完成3堂線上課程等。

          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只有兩則以促進法為判決依據的案例。

          一是甘肅省崇信縣的婚約財產(彩禮)糾紛案,原告以被告與其他男性保持不正當關系、對孩子不聞不問等為由請求孩子撫養權及收回彩禮;被告則稱原告所指不屬實,實際是原告多次出軌并家暴,導致被告被診斷為抑郁癥,并要求孩子由她撫養。法院認為,原告與被告對孩子的教育責任并不因雙方分開而免除,應爭取一切機會培育和引導孩子健康成長,最終判決近兩年一直隨爺爺奶奶生活的孩子由原告撫養并隨其生活。

          第二則是發生在廣州市的繼承糾紛,原告稱自己承擔還貸義務后難以有效、持續保障未成年女兒的正常生活和教育開支,案涉遺囑未依法為其保留必要份額,應認定為部分無效,要求與女兒分別占有越秀區某房62.5%、12.5%的產權份額。依據民法典和促進法,法院對原、被告的婚姻家庭教育觀念進行相應指導:各繼承人應互諒互讓,放下爭執和睦相處。

           

          “社會協同”尚待探索

          為何教育令會比較集中地出現在未成年人犯罪、離婚糾紛、撫養權變更的案件中?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解釋,家庭教育問題原本就集中在這些領域,法律施行讓社會有了新的形式和工具去解決這些問題。

          北京師范大學兒童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邊玉芳曾以專家身份參與過促進法的兩輪意見征集。她指出,盡管現在已是“依法帶娃,家事變國事”的時代,但家庭教育始終由家長自己承擔,教育令主要針對“生而不養、養而不教、教而不當”的現象,上述三類情況恰恰體現家長不能履行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此外,促進法在過度施加學習壓力、溺愛、留守兒童問題等方面也都有重要意義。

          “促進法屬于部門法,它在一定程度能發揮作用,但指望憑這一依據去解決所有問題是不可能的?!睋Τ瘯熡^察,家長的職責落實問題涉及其本身的親子觀,但國內的親職教育尚不成熟。目前,部分地區在建立為家長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的學校,但這一舉措還不夠完整和普遍。

          他認為,建立指導機構是推進家庭教育的客觀需求,法院作出判定或發出教育令后,如何讓家長接受教育、到哪里接受教育、誰來教育,都需要懂家庭教育的機構來落實。

          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律師黃琳琳辦理過不少婚姻糾紛案件和撫養權案件。她也認為,推進家庭教育不單單是法律上的懲戒,對家長的指導培訓尤為必要,比如心理咨詢、普及宣傳和親子活動。

          促進法還以整章條文對社會協同工作提出要求。

          邊玉芳同時擔任教育部基礎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秘書長,與全國各地不少中小學、教育部門都有密切聯系。她注意到,一些較發達區域,如北京東城、四川成都、杭州上城的學校都在積極探索,各社區也相繼建立指導機構向家長授課。

          教育部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還面向就讀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以及大學階段的孩子家長做宣傳。只不過,和法院發布教育令相比,這些屬于普遍意義上的家庭教育指導,因此動靜較小。

           

          家長“不配合”,怎么辦?

          也有觀點提到,教育令實則是教家長如何做人,強制性比較低。黃琳琳談到,監護人的認識和對孩子教育的重視程度比較重要,法律的落實程度更多由自身因素決定,“至于如何應對不配合的家長,鑒于法律剛實施不久,法院也處在摸索階段?!?/p>

          邊玉芳也認為有待各地在實施中去探索。她指出,需要注意的是,絕大多數父母都愛孩子,家庭教育指導應該是個春風化雨的過程?!霸谏瞵F狀和認知阻礙下,部分家長沒有意識去承擔起家庭教育,經過指導,他們是愿意改變的?!?/p>

          假如家長很難意識到,或很難做到義務之事,單純被強制履責也并不容易?!耙驗榧彝ソ逃皇窍裰Ц稉狃B費這樣的簡單行為,出了問題,還是要采取綜合方式來提供支持和幫助。你再處罰家長,家長還是不懂,那還能怎么處罰呢?”黃琳琳說。

          北京、山東等地法院已經展開了相關探索,籌備心理專家以及專業司法社工以組建家庭教育指導團隊,往專業化方向發展。

          “家庭教育指導的專業化非常重要,包括高校也在讓(相關專業)學生更多地學習這方面的專業知識?!边呌穹颊J為,法院可以考慮是自己建立專業團隊,還是利用高校和科研資源,抑或是購買社會服務。

          何謂專業化方向?邊玉芳說,實際就是怎么讓家長意識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具有正確的兒童觀,掌握科學的教育方式,認識到家庭教育的重點是培養孩子良好的品德,以及怎么應對出現的問題。

          但儲朝暉指出,籌建家庭教育指導團隊超越了法院的職能范圍,建立家庭教育指導體系,更應該從中小學、婦聯、社區等方面發力,未來也許還會出現家庭教育指導師的職業人才,“通過這些途徑來規范流程和明確職責,解決問題的可能性才比較大?!?/p>

          施行近五個月來,促進法整體的落實情況未算理想。邊玉芳指出,現在還未建立起覆蓋城鄉的家庭教育指導體系,“希望伴隨著法律實施,各地能探索出更配套的保證制度和保障體系?!?/p>

          儲朝暉分析,原因是目前還不具備條件,但總的來說,促進法能在孩子出問題時給家長以警醒,“有比沒有更好,但家庭和諧肯定不能靠強制,法律的作用是事發后保住底線?!?/p>

          版權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不擁有所有權,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違法違規的內容, 請發送郵件至qykedu@163.com舉報,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

          姓 名:
          郵箱
          留 言:

          https://tb.53kf.com/code/client/7882d5ab6ca01c8c966619b40bfec61a8/2
          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av高清,十八禁久久成人一区二区,做暖免费观看日本

                <ins id="z269g"></ins>
                <ins id="z269g"><td id="z269g"></td></ins>
                <kbd id="z269g"></kbd>